上周應港台之邀,跟施永青先生,列席講座。施生三句不離本行,分析本地樓市,受惠低息、經濟蓬勃、內地客需求,年內易升難跌。據同事觀察,數百聽眾,如癡如醉,興奮莫名,眼神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極其貪婪的目光。假如當日施生有同事進駐,要造成十單、八單成交,應易如反掌。

事後抽離,上次見到類似場面,應為○七年。當時股票講座中,人人鬥志如虹,信心爆棚。正面分析,人人歡呼喝采。當時同人講自己炒樓不炒股,會遭人白眼,心理輔導:「傻仔嚟o架,買股、買輪,立刻對開對半,炒樓好慢o架,又危險,輸咗燒炭就唔好啦。」各大留言區、博客,群眾的論調,同樣是股大優於樓。And the rest is history……

切忌落注不看賠率

正常人計算一項投資,值膊與否,往往只聚焦基本因素,而忽視「價格」因素。換成賭馬的術語,是「落注不看賠率」。近來發現股神拍檔芒格(Charlie T. Munger),也有用類似論調,現跟大家分享一下:「一匹負重較輕、勝率極佳、檔位很好的馬,非常有可能跑贏一匹勝率糟糕、負重過多的馬,這個道理,就算是傻仔也能明白。但如果該死的賠率是這樣的:劣馬的賠率是一賠一百,而好馬的賠率是二賠三,那麼利用……數學,也很難清楚算出押哪匹馬能賺錢。股票價格也以這種方式波動,所以人們很難打敗股市。」

之於芒格,所謂賠率,就是付出的價格。「如果你停下來想一想,會發現彩池投注,其實就是一個市場。」賽馬,愈多人看好下注,賠率就會變熱;股票,多人看好,價格上升,這就是股票的「賠率變熱」。出手前,必須同時考慮基本因素及價格——價值價值,價(price)不離值(value)。

當群眾魚貫入場,甚至瞓身押注時,價格反映,長線持有的賠率,必定大打折扣,甚至差到無倫;但短線價格動力,卻最洶湧澎湃,因為群眾的數目,永遠最多。據芒格觀察,長線贏家,必定是「確實了解各匹馬的表現、懂得數學而又精明的人」。芒格畢生服膺的理論,是專注找出「一匹獲勝機率是1/2,賠率是一賠三的馬」。

要獲勝率高於賠率

這當然很困難。芒格說:「在98%的時間裏,我們對待股市的態度是……保持不可知的狀態。」只好耐心等待自己明白的錯價機會出現。說回樓市,套用芒格理論,馬匹質素、狀態極好,但已變熱門。熱門不等於必敗,只忌貪勝不知輸,過去幾年來,手風太順,升完又加按,一間開三間,萬一忽然爆冷,大陸硬着陸、美國加息比預期快和勁、香港政府又來干預,賭得太大守唔住,應勝反敗,就好唔抵。從來無人買九十九倍冷馬跳樓,輸死人的,必是大注又「好」又熱的馬王。君記得電盈(8)否?宜以注限險,量力而為。近日收到太多$8買I.T(999)、近$3買漢登(448)以及近$4買波司登(3998)的求救電郵,有感而發,遂成此文。(本人客戶持有I.T 9991)

全站熱搜

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