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崗菜園村被政府強拆,但新菜園村卻因進村路權問題一再受阻,連一根柱都未能動工。原居民還睇中他們的 1.2萬方呎土地要求割讓,包括一個魚塘,但那正正就是香港第一條生態村的生態池命脈,且看這理想堅持,決不就範有多重要!記者、攝影:馮敏兒

畀條路我行 放大圖片
■新菜園村入口被一鐵柱攔路,工程貨車要過路,開價 50萬元。

■新菜園村入口被一鐵柱攔路,工程貨車要過路,開價 50萬元。

去年三月,參與農業復耕重建家園計劃的菜園村村民,為了尋找那片未受污染的「淨土」,走訪過 14處農地,更買回過去 80年的飛機鳥瞰照片,以查證農地未做過廢車場、豬場、倉地,最後買入大帽山腳下與元崗新村和大窩村為鄰一幅約 14.5萬平方呎的土地,動用約 1,900萬元。可是入村之路卻受到原居民村霸的阻撓,有人索價 50萬元買路錢,還要割讓 2千呎土地,要麼就交出現金 500萬。因為涉及生態村的生態水池命脈,菜園村村民決不就範,這回就要看受命於政府的劉皇發有否擺平鄉紳的功力了,佢初二就言之鑿鑿寫包單話路權問題月內解決。

放大圖片
■新菜園村規劃圖。

■新菜園村規劃圖。

放大圖片
■新菜園村口要收買路錢的小路。

■新菜園村口要收買路錢的小路。

放大圖片
■高婆婆、高春香一家將來的家就建在這片泥地上,但現在乜都未有。

■高婆婆、高春香一家將來的家就建在這片泥地上,但現在乜都未有。

放大圖片
■高婆婆在生態池的室內部份享受夕陽。

■高婆婆在生態池的室內部份享受夕陽。

放大圖片
■向南的山腳大樹下就是新菜園村的範圍。

■向南的山腳大樹下就是新菜園村的範圍。

放大圖片
■大帽山山水與劍蘭田。

■大帽山山水與劍蘭田。

 

史無前例生態村 放大圖片
■朱凱迪與生態池的清水井。

■朱凱迪與生態池的清水井。

一直義助村民的菜園村關注組成員朱凱迪說:「為要繼續香港農業,這是香港史無前例的生態村。」這其實僅指現代文明之後,但從前的中國建築、農村設計實際上全都是生態村。因為新村的魚塘正正就是生態村的生命線,猶如污水處理廠,同時也是排洪的關鍵去水位。原來這兒只要開井一米便有地下水源,上手農民把魚塘水抽乾取魚後,魚塘很快又會填滿水,證明這是地下水的水面,山水由較高處經過長途的沉澱流進這裏,經過濾便能用作灌溉等用途。

生態村示範單位

新菜園村有 47%是公有地,僅 25%留給有機耕種,雖然在未受污染的農地建屋很浪費,但沒辦法。村民亦會另行租用村外土地耕種,例如旁邊有塊永世不會賣的超級祖堂地,就是八鄉二三十條村的共同元祖同益堂。香港大學建築系王維仁副教授,以超低廉成本價為新菜園村規劃,設計了三款兩層高每層 400呎的臨時屋供村民選擇,每間建築費約 60萬,大部份座北向南,全是四面通風、採光充足的設計,盡量使用讓泥土可以透氣的環保物料。他貫徹環保概念,減少石屎用量,屋頂除了可收集雨水,還可以種草;庭園更有水池,除了可以儲水,亦可以把溫度降低 1℃,每年只需開兩個月冷氣。整個生態社區的共公空間五步一驚喜,十步一休憩,也沒有車路。王教授保存了原本的山,原本的水,大部份的樹,以成全這個社區,因為這是一片「文化地景」。

放大圖片
■港大建築系副教授王維仁喜歡四面通風採光的設計,其中 A型屋(上)最受歡迎。

■港大建築系副教授王維仁喜歡四面通風採光的設計,其中 A型屋(上)最受歡迎。

放大圖片

 

 

民主建村路 放大圖片
■新村規劃經過菜園村村民的集體協商。

■新村規劃經過菜園村村民的集體協商。

原本去年 4月已可動工的新村歷經波折重重,因為太難捱,本來 90戶現只剩 47戶共建新村,而村民更要「放棄政治權利終生」,無得參與元崗村村長選舉。「風水師睇過新菜園村,佢話新村地形似螳螂,有兩大弱點:佢已經擋了一次車,所以左臂已斷;第二就是頸部,很容易被人揸頸就命,所以要鞏固。於是新菜園村經過一年複雜的民主路程,在很多爭吵中達成共識。」朱凱迪指出,未來一兩年差不多每個月都會有一條非原居民村被拆村,例如屯門紫田村、粉嶺馬屎埔等,他們無權無勢,香港政府放棄了農業也放棄了他們。但新菜園村不為發達而為保護農地,以抗衡新界農地未來的滅頂之災。


■新菜園村的鳥瞰圖,左邊是新村所在,中間是生態池(箭嘴所示),右邊是入村必須路經的元崗新村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