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迪華姐姐斬釘截鐵地說,唱罷今年三月初舉行的兩場《Rebecca Pan & Big Band Live》,她不再唱了。

一來,負責這次live的音樂總監Joey,剛於幾個星期前心臟病過身。

「這件事對我打擊很大!我聽到這個消息,當堂空白一片,因為懂得organize我music的人不多,但我還是要先慰問他的家人,他的生命都沒有了,還談甚麼音樂?相對來說,我的音樂只是小事。」

二來,她覺得自己一直所堅持着的Big Band Music,在這個時代已被視為過氣。

「如果我現在是十八歲,那些大機構唱片公司一樣會栽培我,但依家這個電腦世界乜都講賺錢、講商業,我的music卻沒有這種推動力呀。科技令生活表面上好像很燦爛很富有,多餘!終歸有日人總會走,要咁多錢嚟做乜?就像Joey,今年才六十一歲呀,但最後只有窮死忙死,冇辦法呀,收入唔多,所以要搏命!」

活了八十個年頭,潘姐姐至今仍然有點憤世嫉俗。

她說自己經歷了四個generations,失望地只見社會不斷演變得愈來愈畸形,故此,她還是覺得她那些花樣的年代最美好……

在這個寧靜的下午,我不時隱約看到潘姐姐眼有淚光。

出身

拍攝開版相時,潘迪華姐姐很喜歡那個1881 Heritage風景。「這個景不錯呀,很有殖民地色彩,我出世時的上海,都是殖民地呀!」

她生於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廿九日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一九四九年才十八歲的她,便跟母親從上海移居來香港。「那時中國廢除一夫多妻制,我媽咪雖然是大婆、是元配,但她卻放棄了(名份)。」我說,她母親這樣很偉大,但潘姐姐卻搖搖頭:「我覺得她是有點委屈的。她生我時只有十七、八歲,沒讀過書,很單純。」

來到香港,生活還是要過,她母親惟有靠賣香港水貨到上海來養家,讓女兒專心讀英文。「我在上海讀到高中二年級,當時如果不懂英文,在香港根本找不到工作。」

後來,她嫁給了一位工程師,生了孩子,可惜適逢政局混亂,丈夫走到上海去,沒有再回來。「所以我廿六歲便開始唱歌,兒子交由媽媽湊。」

年輕時的潘姐姐,樣子甜美,眉宇之間帶點倔強。

當年因要為口奔馳,潘姐姐踏足夜總會舞台,開始了她的歌唱生涯。

入世

潘姐姐記得很清楚,踏上夜總會舞台正式開始唱歌生涯的日子。「那天是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六日。」那時的她,比現在很多歌手還要有性格,只要看到台下有人猜枚或交頭接耳,便不理三七廿一開口叫他們停下來,專心聽她唱歌。

然而,那個時代的人思想不是很守舊嗎?女兒到夜總會拋頭露面,母親有反對嗎?「我媽媽雖然是個舊式思想的婦女,但只要是顧家,她都沒有反對。」

直至六○年,她跟鑽石唱片公司簽約後,便開始走埠登台,先後到過倫敦、以色列及中東等地區獻唱。「到六四年,鑽石賣了給寶麗金(即現時的環球),我便跟倫敦EMI唱片公司簽約,當時Beatles跟我是同事,但我就未見過佢哋,反而見過金童子Cliff Richard。當時去到英國,那裏的人都看不起中國人呀,所以我咪要自愛,發揮自己潛能畀佢哋睇囉!」

她把英文歌詞填到中式曲調裏唱。「之前我在夜總會唱時,已經有這樣做了,西方社會嘛,他們不會聽中文字,我咪用英文唱囉。到六五年,有位美國作曲人覺得我唱得不錯,就寫了一首〈Chinese Blues〉給我,我就找了顧嘉煇幫我做伴奏……」接着,她即席唱起來:「as Rebecca Pan said, rhythm belongs to everyone......月光照着,照在樹上……流行曲一定要簡單,但我的歌比較難唱,太複雜,聽的人未必唱到。」

潘姐姐跟母親感情很好,九十年代末,母親開始患上腦退化症,潘姐姐一直悉心照料。

前衛

或許,這是因為潘姐姐思想太前衛之故。「現在很多人都在唱中曲西詞的歌,其實在六十年代,我已錄了很多,但根本沒有人知道這些是甚麼,咪唔興囉,太早囉,不太成功。」又例如,她七二年曾自資製作了一齣中式音樂劇《白孃孃》,結果足足蝕了十二個麥當勞道的單位。「那時一個單位六萬元,還要負債。」

對音樂,她幾十年來都很執着和堅持。九八年起,她每逢心血來潮,想到有新的演繹元素,便索性自資開show。「我是騎牆派呀,我一樣會做commercial的工作,去唱些function,因為我要生活o架嘛!我自己做Big Band 演出,製作費跟紅館show差不多,不能過生活、食飯和交租,是用來貼錢的。

「不是我的歌不夠好,只是timing唔啱。做先驅,不一定會成功,像我唱歌做音樂這些芝麻綠豆小事,不成功根本算不了甚麼,你看孫中山先生、司徒華,他們這些大事又有沒有成功?但若有人真的喜歡我的歌曲,我的精神和歌曲都會繼續留下來。」

寄託

潘姐姐多年來一直專注着她的音樂藝術演出,沒想到兒子Gilbert因為飲酒患上肝癌於○二年離世。「阿弟(乳名)是婆婆湊大的,比起跟我的感情還要好,好close。他離開時,婆婆正患腦退化,不知個孫走了,算是幸福。○三年我唱〈永遠的微笑〉,好掛住個仔,錄音又喊,上台唱又喊。」說時語氣很平靜。至於她勞心勞力照顧了好幾年的患病母親呢?「○六年也過身了。」那出走了的丈夫可知道這些麼?她忽然顯得若有所思,不願多談:「佢都過咗身囉。」

失去了家人,猶幸還有○四年合作網上歌舞劇時認識的契女林嘉欣。「她今次結婚,我是唯一一位圈中人飛過去,就如她的家長般,都有斟茶給我,一箭雙鵰囉!」潘姐姐說時笑得很燦爛。「我哋經常通電話,佢依家成日對住個B,一天幾乎瞓足廿四小時,我話,哎吔,嘉欣就快變肥豬囉!哈哈哈!」

七二年,潘姐姐(圖右)自資的中式歌舞劇《白孃孃》,最後蝕本收場。

問她為何決定不再繼續對音樂的堅持,她有點不吐不快:「因為我的music as the story tells you不同領域和感受,但很多人會覺得冇乜好睇,啲飛又賣得貴,依家啲人邊有時間去同你想像?你畀乜佢哋,佢哋就要乜,咁樣我好辛苦呀,咪唔玩囉!之後戲都不會拍了,唱不到令我快樂的歌,拍不到我鍾意的戲,我何必去做?我可能會學寫作,寫吓自己啲心聲,如果有人肯發表,我咪會好開心囉!

「雖然我覺得自己不老,我自覺我的思想很前衛,思維仍舊很靈活,但問題是,事實上我真的是八十歲了,社會對這方面看得很認真,我現在已經接受了,我十年前還會為自己去fight!但我現在不再fight了,是因為像我這樣的年代已經過去了。」

聽到這裏,我感覺到自己的鼻頭有點酸。

熱愛新元素的潘姐姐,○九年跟人山人海眾成員,以及一些香港indie音樂單位,在新光開show,勁型!

潘姐姐在圈中的唯一契女林嘉欣,兩人感情好到不得了。

剎那芳華

歲數,某程度上只是個形容詞。

潘姐姐的人生來到今天,其實過得很燦爛,至少,她願意投資五十多年時間來做她喜歡的音樂;至少她至今也沒有甩掉牙,沒有脫髮,沒有駝背,沒有風濕,行動又自如,打扮依然優雅,橫看豎看根本不像個八十歲的婦人。

「我冇保養,鍾意食乜就食乜,啲牙已經好耐冇check,連facial都沒有做,洗臉都只是用沒有刺激性的肥皂加清水,或者我似媽咪囉,江蘇人皮膚靚嘛。不過先天就有青光眼囉,我爸爸都因此而盲了,妹妹亦有一邊眼看不到了,我十年前亦曾急性痛起來,嘩!痛到真係想死呀!那次我運氣好呀,因為林順潮醫生剛發明了一個儀器幫眼球放水,我依家的眼力都係麻麻哋,仲有散光。」

無論潘姐姐之後會否變得更漂亮,其實她的剎那芳華,早已令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,皆因大家總不會忘記《阿飛正傳》中,她飾演張國榮養母的角色,在《花樣年華》中那位跟蘇麗珍打麻雀的房東孫太。

在《阿飛正傳》飾演張國榮的養母。

在《花樣年華》中的房東孫太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